来自?网红?2021-06-09 12:33 的文章

老丈人发话点名要女婿去学车


  “漾左”说,自己之所以会报名学车,实属被逼无奈。“我老婆有驾照,可她车技不好,脾气也比较毛躁,属于潜在的马路杀手。”

  因为家里还没买车,老婆手痒时,就借朋友的车过瘾。“永康汽车多,就老婆那点手艺,结果可想而知,常常不是蹭到路人,就是贴到别人的车。”

  如此一来,老丈人发话了,点名要“漾左”去学车,这样以后家里买车,女儿就不用当司机了,也省得他老人家整天为女儿提心吊胆。

  儿时被逼上学,工作后被逼结婚,结婚后不曾想竟然被逼学车,“漾左”心里虽然多少有些不情愿,可碍于大人情面,也不好发作。

  既然开始学车,那么买车的事自然也就被提上议程。“漾左”夫妇是工薪阶层,上有老下有小,手头并不是很宽裕。于是,两人打算买辆10万元以内的代步车。

  “10万以内的车能开吗,少说也要十几万的啊。”当“漾左”把买车想法告诉老丈人时,老丈人的一句抢白,把他呛得说不出话。

  至此,“漾左”平白无故受了老丈人两次气,相当郁闷。俗话说,屋漏偏逢连夜雨。原本积着一肚子气的他,偏偏在学车时,还接二连三碰上恼人的事。

  “漾左”烟瘾说重不重,说轻也不轻。同组学员里,除他以外,其余全是女生。出于礼貌,每次烟瘾发作时,他只好特意跑到边上解决。

  他自己形容,抽根烟都像做贼一样,得偷偷摸摸进行。而身边学员,因为闻到他身上有烟味,平时学车或者吃饭时,都有意无意与他保持距离,这让他有点不自在。

  由于自己处于一片红花之中,“漾左”的后院也是频频有动作,借着关心的名义,时不时地旁敲侧击,打听他学车时的表现,这让“漾左”有些啼笑皆非。

  “如果当初没有学车这档事,也就不会生出这么多的烦心事了。”“漾左”现在很后悔,甚至都不想再学车了。